新闻资讯

帮别人写招股书的荣大科技,自己的上市之路怎么走?

点击量:187   时间:2022-08-03 15:47

“最牛打印店”“最会写招股书的公司”“最懂证监会的公司”,被贴着这些标签的荣大科技,自己的IPO之路却并不顺利。

根据7月14日证监会披露的沪市主板申请企业情况,荣大科技已经主动撤回IPO材料。早在2020年底,荣大科技就开始接受上市辅导,2021年7月,递交了招股说明书。

2020年12月,贝壳财经记者曾探访荣大科技总部并了解到,荣大科技当时已经剥离旗下的酒店业务,并将酒店外包给酒店品牌运营方“秋果”运营,不过如果是荣大快印的客户,直接在该酒店订房也可以享受8.8折优惠。

根据证监会的反馈意见,要求荣大科技补充披露客户使用金灿酒店时具体如何结算,发行人客户在该酒店订房可以享受8.8折优惠的说法是否成立,北京荣金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荣金酒店)将酒店业务承包给北京秋果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相关经营收益去向,是否实质上消除了同业竞争等问题。

此外,证监会对荣大科技的规范性、线下咨询服务、为客户代写申报文件是否具备相应资质、相关业务是否合法等问题均被提及。

打印店转型成咨询服务机构 荣大科技折戟IPO

根据证监会发行监管部披露的沪深两市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情况显示,荣大科技的IPO申请审核状态为“已反馈”,并且已经参加抽签检查或现场检查,不过证监会已经收到荣大科技撤回IPO的申请。

这家见证了诸多上市公司IPO之路的“快印店”,自己布局几年的IPO之路,却失败了。

离北京金融街不到三公里的西直门南小街,一家金灿酒店的3至5楼,便是荣大科技的总部。2000年,周正荣、韩起磊合伙成立北京荣大伟业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大伟业),注册地址位于西直门金灿酒店的413房间,经营范围包括电脑图文设计、企业形象策划、打字、复印服务等,这也是荣大快印的前身。

2014年,周正荣、韩起磊成立荣大有限,此后经过8次增资,在2020年11月股份改制成为荣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荣大科技)。2020年底,荣大科技开始接受上市辅导,2021年7月,荣大科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

“基本都去荣大熬过夜”“没有见过凌晨4点的华尔街,也见过凌晨4点的荣大”,创业20多年,在证券行业颇有名气的荣大科技业务情况如何?

根据荣大科技招股说明书,2018年至2020年度,荣大科技的印务服务收入占比分别为45.81%、26.97%、18.64%。其中,印务服务的规模处于下降状态。荣大科技解释称公司创新业务占比不断提升,“已经实现了从传统印刷服务企业到专业的咨询服务机构的转型,从劳动密集型企业向智力密集型企业的转型,未来将继续朝着技术密集型企业的目标持续努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至2020年的3年里,有超5300家上市公司及拟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发行债券企业采购过荣大科技的投行相关业务支持与服务及智慧投行软件业务,“随着国内证券市场改革的不断推进,投行相关业务的市场需求逐年增加,营收能力不断增强。”

随着投行相关业务支持与服务业务的不断增长,荣大科技传统的印务服务大多变身为新业务延续。

据了解,荣大科技“投行相关业务支持与服务”中,囊括申报文件制作及咨询、底稿整理咨询、数据核对咨询等业务,2020年度该业务占总收入比重已经达到了72.34%,其中的申报文件制作与咨询、底稿整理咨询,占总收入比重均超过25%。

三年里服务A股IPO企业超九成 荣大科技被问合法合规及行业垄断问题

记者注意到,虽然面对的投行相关业务支持与服务的需求很多,但荣大科技实际主要服务内容为IPO服务。根据荣大科技招股书,在2020年度申报的950家拟IPO企业中,荣大科技向其中的932家企业提供了IPO申报文件制作及咨询服务,市场占有率超过98%。

2018年至2020年间,A股市场新增上市公司704家,与荣大科技合作关系的有692家, 占比同样高达98.3%。

换句话说,每新增10家企业上市,至少有9家是荣大科技在帮忙写招股说明书。

在客户成功IPO之后,荣大科技还会继续提供其他信息披露服务。贝壳财经记者在荣大科技官网看到,荣大科技目前的综合性信息披露服务,包括临时公告咨询、定期报告咨询、现场核查辅导、监管资讯、政策变动解读等内容。

其中,荣大科技信息披露服务发展成就中还提到“覆盖沪深两市近百家上市公司”“复核和编制公告文件达数万份”“问题回复、信披提示和建议十余万个”。

伴随投行相关业务的市场需求逐年增加,荣大科技的利润也不断增长。数据显示,荣大科技2018年至2020年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亿元、1.8亿元、3.3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分别为2319.33 万元、3742.52 万元、1.14亿元。

然而,此次折戟IPO的背后,荣大科技是以何等身份从事培训工作,是否具备相应资质,咨询业务权威性的来源等情况遭遇证监会的“灵魂提问”。证监会还要求荣大科技补充,是否存在监管部门未公开而由发行人独自掌握的文件格式要求、监管要求。荣大科技业务线员工出差去客户现场办公,深入客户现场提供面对面的线下咨询服务,提供服务的方式,是否代替客户进行尽职调查,是否具备相应资质,相关业务的合法性,也同样被证监会“拷问”。

此外,基于公司较高的市场占有率,荣大科技的“垄断”问题也被证监会关注:证监会要求荣大科技补充披露,取得较高市场占有率的原因,是否在细分市场构成《反垄断法》规定的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是否存在《反垄断法》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是否存在垄断高价、垄断低价等行为。

曾经“打印、洗浴、住宿一条龙”被拷问 剥离酒店业务是否合规?

2000年,一家名为北京荣大伟业商贸有限公司的企业在北京成立,注册地址位于西直门金灿酒店的413房间,经营范围包括电脑图文设计、企业形象策划、打字、复印服务等,这就是荣大快印的前身。此后荣大科技的业务规模不断扩大,2008年,上海荣大成立;2011年,深圳荣大成立。

贝壳财经此前报道,当时的荣大除了主要服务券商外,也已经开始服务不少上市公司。2010年,上市公司东方国信就与荣大伟业有了交集。根据上市公司飞利信发布的2011年年度报告,公司的上市发行过程中就与荣大伟业有合作,报告期末对于荣大伟业的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款为10.3万元。

此次证监会的审核意见中也提及上述内容,要求荣大科技补充披露,不以荣大伟业为发行上市主体而以设立新公司并进行业务重组的原因,据飞利信2011年年报,其对荣大伟业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款为10.3万元,结合发行人采取的以预收款为主的收款方式,是否通过转移资产、注销公司的方式逃废债务。

值得一提的是,荣大科技曾经的“住宿、洗浴、打印一条龙”模式也被证监会问及。

此前贝壳财经报道,2014年,周正荣与韩起磊共同成立了新的公司“荣金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当时荣大科技租下金灿酒店的三至五层,荣金酒店就租下金灿酒店的6-8层,也开始了酒店经营。荣金酒店的成立,也是荣大在很长一段时间能够提供住宿、洗浴、快印“一条龙”服务的保障。

“荣大集团”的微信公众号,曾在2018年12月发布《荣大集团金灿酒店重装开业啦》的宣传文章。今年4月,该微信公众号还发文推广“荣大集团金灿酒店史上最低价”,原价688元一晚的房间活动价仅300元。2020年12月1日,一位荣大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金灿酒店已不属于荣大管理,外包给酒店品牌运营方“秋果”运营,“需要直接在网上订酒店就可以”。

当时记者在某旅行服务平台上看到,该酒店的房间价格在400元左右,评分不算很高,在评论中,也有人表示“就是为了荣大才住这的”“主要是在荣大楼上,做材料特别方便”等。金灿酒店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是荣大快印的客户,直接在该酒店订房也可以享受8.8折优惠。

根据荣大科技的招股书,剥离酒店业务后,荣大科技依然会向荣金酒店采购客房服务。对比荣大科技的采购价格和荣金酒店对外销售价格看,在2020年的折扣率为88.53%。 

在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对荣大科技此前的业务模式也提出疑问,要求荣大科技补充披露,荣大科技提供“住宿洗浴快印”一条龙服务是否属实,客户使用金灿酒店时具体如何结算,发行人客户在该酒店订房可以享受8.8折优惠的说法是否成立,荣金酒店将酒店业务承包给北京秋果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相关经营收益去向,是否实质上消除了同业竞争。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李云琦 编辑 陈莉 校对 柳宝庆


在线购彩平台,在线购彩官网,在线购彩网址,在线购彩下载,在线购彩app,在线购彩开户,在线购彩投注,在线购彩购彩,在线购彩注册,在线购彩登录,在线购彩邀请码,在线购彩技巧,在线购彩手机版,在线购彩靠谱吗,在线购彩走势图,在线购彩开奖结果